六合平特肖_*娱乐最佳选择*

2019-03-05 13:54:43 来源: 齐鲁热线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/霍思伊

  本文首发于总第888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2月11日,白宫官网连发三条消息,除了一份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“美国人工智能倡议”,另外两条推送的标题分别为《特朗普总统正在加速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地位》《加速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地位》。

  延续着特朗普政府一贯的直白文风,倡议书中写道:美国是人工智能研发和部署的全球领导者。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持续领导,对于维护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,以及塑造人工智能的全球演变——以符合美国的价值观、政策和优先事项的方式——至关重要。

  随着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在世界范围内的蔓延,国家间人工智能(AI)实力的竞争愈演愈烈。在2016年之前,谷歌引擎上涉及“AI竞赛”的搜索还不到300个,三年后,搜索量已经剧增到5万。《纽约时报》曾援引相关匿名业内人士的话指出,目前的国际形势为“AI 冷战”。

  自2017年以来,已经有中国、加拿大、日本、韩国、欧盟等18个国家和地区先后推出了自己的国家级人工智能战略计划。

  现在,美国成为了第19个。特朗普签署的这份倡议书题为《维护美国人工智能领导力的行政命令》,成为美国首个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国家级战略。虽然看似起步有些晚,但特朗普政府在这一年多来“步履匆忙”。

  “随着AI创新的步伐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加快,美国不能袖手旁观。”倡议书中毫不讳言地指出。

  投资“未来最前沿的行业”

  2018年5月10日,特朗普政府在白宫举行了其上任以来的第一场人工智能峰会。共有超过100名科技企业高管和政商高层到场,与会的巨头来自亚马逊、脸书、谷歌、英特尔和微软等企业。

  开场演讲中,白宫负责科技政策制定的总统特别助理迈克尔·克拉茨奥斯在说到“要保持住美国AI实力在全球的领先水平”时,用了一个词:势在必行。

  这次会议已经透露出此后计划的一些核心内容。克拉茨奥斯在会上表示,特朗普政府目前制定了四大目标:保持美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领导地位;支持美国工人;推动政府资助的研发;消除创新的障碍。

  他还特意提出,由于人工智能发展对大数据的高度依赖,白宫已经在考虑对企业开放部分联邦机构的数据。为了实现上述目标,白宫将成立一个人工智能特别委员会,由各政府部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研究者组成,负责向白宫提供一切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政府层面的建议,并帮助政府、私企和独立研究者建立合作伙伴关系。

  会后,白宫还发布了一份总统公开信,展示了特朗普上任以来各项对AI的扶持政策,主要包括资金、教育、职业培训、监管松绑等。公开信首次披露,在2019财年,特朗普政府决定将人工智能、自动化系统和无人系统指定为政府研发优先事项的预算请求。这在美国属首创,虽然没有说明具体的分配额度。

  2017年6月,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,旨在建立业界公认的学徒制度,以帮助逐渐被机器取代了的工人们;9月,签署总统备忘录,决定优先发展高质量科学、技术、工程和数学(STEM)教育,尤其关注计算机科学的教育,并主动承诺拨款 2 亿美元,附带私人工业委员会资助的 3 亿美元。

  现在来看,2019年2月发布的AI计划,与这份公开信的内容相比没有太大变化。

  第一场人工智能峰会结束仅仅几天后,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吉姆·马蒂斯向白宫递交了一份备忘录,请求总统制定一个“统合了全国的”国家级人工智能战略。

  2019年2月5日,特朗普在第二次国情咨文演讲中强调,要投资“未来最前沿的行业”。他的助手马上补充道,比如AI、5G、量子物理、先进的、制造业等。

  演讲结束后,白宫的意思已经颇为明确,虽然特朗普自己在演讲中没有提及任何具体的技术,但是AI战略的出台迫在眉睫。

  “符合美国的价值观和利益”

  不到一周后,被称为是美国“国家AI计划”的这一战略宣告启动。

  多位分析人士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这个计划包含了所有正确的要素,但是没有任何细节,这让很多人忧虑其落地和执行的难度。

  据了解,硅谷的科技巨头一直在向政府施压,要求提供更多的研发资金。2018年 12 月,谷歌、IBM 、微软等公司的 CEO 曾在白宫与官员会面,讨论这一话题。分析人士认为,此次倡议书中单列这条,算是官方对这个问题的一次正式公开回应。

  根据计划,联邦机构被要求在研发经费中“优先考虑”人工智能的投资。但计划没有提及具体的数字,也没有谈及具体的机构配置。

  而且,制定政府预算的是美国国会,目前众议院掌握多数席位的是民主党,因此民主党在这方面是否足够合作,也充满不确定性。

  此外,特朗普政府计划将联邦政府的数据、算法和处理能力向更多研究人员开放,为交通和医疗等领域的发展提供助力。数据库的部分开放,对以深度学习为核心的AI技术的发展的确大有裨益,但随之而来的隐私和伦理问题,仍然难以解决。

  纽约大学研究小组 AI Now 的联合主任凯特·克劳福德表示,虽然这次计划将人工智能作为优先考虑的发展方向本身是正确的,但由于计划制定过程缺乏学者和公民领袖的意见,再加上美国政府在侵犯公民隐私上有过糟糕的记录,像面部识别这种人工智能技术可能会对公民自由和隐私造成影响。克劳福德曾呼吁各国政府对面部识别技术进行严格监管,以保护公众权利和自由。

  亚马逊前机器学习研究院扎卡里·利普顿也曾对此进行过形象的说明,他说:“很多对人工智能的疑问都可以归结为对自动监控的疑问,如果你拥有一个足够大的数据库,你就可以训练一台机器去监听每一个人的电话中的特定内容。你甚至还可以利用无人机和面部识别技术来搞暗杀。”

  “事实就是,这个计划究竟是如何制定出来的,目前仍是个谜。” 克劳福德质疑道。

  另外,由于美国尚没有一个联邦层面的隐私法,各州相互独立的立法会阻碍更集中的数据访问。因此,在执行层面,数据库开放如何落地,还需要出台更加具体的举措。据透露,“更加详细的计划”会在接下来六个月里提出。

  另一个广为诟病的问题是,计划没有涉及对人工智能发展最关键的人才问题。由于特朗普政府在言论和政策方面的反移民倾向,美国对国际人才的吸引力正在下降。根据国家科学基金会的统计,2016 年至 2017 年间,美国的海外研究生人数下降了 5.5 %。

  为了解决伦理标准上的混乱,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(NIST)和AI特别委员会会负责制定AI道德标准,目标是指导“可靠、稳健、可信、安全、简洁和可协作的人工智能系统”的开发。

  当然,所有国家也都面临同一个困境,道德标准的制定经常赶不上AI技术的发展。新的挑战总是不断提出,而人类的决策过程又是如此复杂。

  美国此次推出的计划还要求,各机构要通过设立奖学金和学徒制,让工人为新技术带来的就业市场变化做好准备。及时缓解“机器人与人抢饭碗”的困局,也是出于伦理上的考量。

  最后一个关键是美国AI的国际推广。倡议书提出要制订计划保护美国目前的AI优势,防范战略竞争对手和外国对手。同时也希望与其他国家在人工智能领域展开合作,只要它“符合美国的价值观和利益”。

(天道责任编辑:李玉素) {td_xwnr1}
责编:齐鲁热线
加载更多